您当前的位置:亚洲城 > >
公交新闻 返回列表

公交乘务员:车厢就是我的“家”

日期:2018-05-16

穿着工装,站在有空调的公交车里,撕撕票、收收钱、报报站,提醒一下乘客,看上去这似乎是件很光鲜的差事。可是如果让你每天站12个小时,而且不会报错站、收错钱、撕错票,那可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如果让你如此连续做8年呢?公交集团乘务员曹捷洪凭着对这份工作的热爱,八年如一日坚守在公交服务第一线。

  ■跑步去上卫生间

  上午9时45分,由坦洲怡乐园始发,车牌号为粤t37425的k11路公交车到达终点站——中山汽车总站。等着所有的乘客下车后,一名穿蓝色工衣、胸前挎黑布包的乘务员冲下车,朝出站口卫生间奔去。解决完内急,她又跑了回来,车辆随即启动,进站台开门上乘客。乘客上完,坐稳扶好后,k11向坦洲方向驶去。中山汽车总站到坦洲怡乐园,全程26个站,运行时长约90分钟。乘务员叫曹捷洪,今年38岁,和她搭档的司机叫谢仁。乘客不算多,曹捷洪很快就售完票。

  “来时半路堵车了,进站后,停留的时间只剩下5分钟,上洗手间只有跑。”曹捷洪表示,“发车不可以晚,一条线几十辆公交车,一辆赶着一辆,你晚两分钟,乘客就要多等两分钟。”曹捷洪说,有时遇到路上堵车,为把时间赶回来,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■下班回宿舍大哭

在乘客看来,乘务员撕票、收钱很轻松,但真正体验后才知道不容易。按照操作的需要,左手需同时抓住一叠零钱和一叠面值不同的票据,右手需手持收费机,还得撕票和收现金。笔者试着卖一张票,结果先做什么后做什么,熟背于心的顺序全都乱了。交通局站上了5名乘客,盯着一名乘客卖了票后,回头再卖票时,就不知道他们都坐哪儿了……

曹捷洪说,其实初次售票大家都一样,紧张、售错票、不知所措,是正常的事。“开始的一周,多次售错票,下班回宿舍后,就大哭。实在坚持不下去时,还向公司提出换一条乘客少的线。好在适应一个月后,我又主动请缨,回到了原来的岗位。”曹捷洪说,熟能生巧,一段时间后,一次上20个人,你都能记住他们的大致长相和坐在什么位置。


  ■她把乘客当上帝

  “板芙市场到了,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,开门请当心,下车请走好。下一站是……”自动报站器已经提前报过一次,真正到站后,曹捷洪还是重新报了一次。话音还没落,后排有乘客突然站起来,说要下车。下车关门时,这名乘客还转身向乘务员表示感谢。曹捷洪笑了笑说:“k11路停的都是大站,一不小心可能就到下一个镇了。”

  司机谢仁对曹捷洪的评价是性格温和,人勤快,做事认真。“一次,一女乘客上车挡在了门口。小曹请乘客往里走一走,对方不肯,还大声说小曹是催命鬼,一大早催人不吉利。继续劝导时,乘客出言不逊,弄得小曹眼泪都出来了。小曹依旧和声细语,随后才知道,当天那位乘客心情非常糟糕。”谢仁说,搭档了五六年,从没看到曹捷洪跟乘客争执过一句,“她是真正把乘客当成上帝的人,在她的眼里,车厢就是自己的家!”谢仁说。

  ■能帮到乘客是件幸福的事

  目前公交集团共有公交线路180条,公共汽车2288辆,有人售票线路11条,乘务员564名。随着科技快速进步,无人售票线路将越来越多,“公交乘务员”这个职业将面临逐步消失的可能,他们将不得不转岗。尽管这样,曹捷洪依旧喜欢着这个职业,默默地奉献着。

曹捷洪说,“5年前,一位澳门老人从坦洲上车后,说兜里的3万多元不见了,没钱买票。我就说不着急,先坐上车再说吧!到站后,老人连说谢谢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没想到,此事过了三年后,我从车站洗手间出来,有人拉着我的手,说终于找到你了。我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才发现是丢钱的老人。老人说,3年来,他在车站找了好多次我,想补交车费,当面表示感谢,但一直没找到。当时我就特别感动,我只是做了一点小事,他竟然就把我给记住了。”曹捷洪表示,正是有许多这样的好乘客,让她感到很幸福,很温暖,她做的工作有价值。